????寧志恒轉頭看向司光遠,忍不住開口笑道:“這是博古齋的鎮店之寶,董其昌的小楷精品,《五經》中的《度人》一經,堪稱珍品,不過你沒有拿全。”

????明代書法大家董其昌,書法成就極高,世人都以為其行草書造詣最高,其實他對自己的楷書,特別是小楷最為得意。

????他的小楷書法自成一體,園勁秀逸,用筆精到,分行布局,疏朗勻稱,用卷極為精彩,傳世作品也會有不少,其中最為珍貴的,就是所謂的五經。

????不過這五部作品一直收藏在上海博古齋里,作為鎮店之寶,寧志恒之前逛古玩街的時候,也曾看到過,還特意鑒賞過,只不過博古齋的老板執意不愿意出售,寧志恒也不好亮出日本貴族的身份強行購買,最后只好放棄了,可沒有想到,今天見到了其中一卷。

????聽到寧志恒的話,司光遠不由得有些尷尬,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????他自從得到蘇越的指點,趕緊到處去搜集名人字畫,古董珍玩,可是時間太緊,他一時間哪里去找?

????于是回到租界和陳廷等人一商量,各自出動,去上海各大古玩名店搜集名貴字畫,他們這些人可沒有寧志恒那樣客氣,為了搞到珍品,自然是各種手段齊出,威逼利誘,以勢壓人。

????古玩店的老板們對這些青幫大佬畏懼極深,不敢以次充好,只好拿出了一些珍品,其中就有這副董其昌的《度人》。

????寧志恒又看了其他的幾樣物品,都算得上是難得之物,其中有不少,都是他在之前鑒賞過的,也不知道青幫的頭目們用了什么手段,竟然都給收了過來。

????良久之后,將手中的字畫輕輕放下,開口說道:“很好,你們是用心了,這樣吧!你去博古齋,把剩下的四卷經文都送過來,其他就都拿回去吧!”

????聽到寧志恒的話,蘇越和司光遠都是一愣,他們相視了一眼,不知這位藤原會長的話中之意,難道這些精品都不能令他滿意?

????司光遠心中忐忑不安,生怕對方有不滿之意,趕緊上前問道:“藤原先生,是不是這些物品不入您的法眼?這都是我的疏忽,因為時間太緊,沒有仔細查看,請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馬上回去再收集一批珍品給您送過來!”

????“不,不!”寧志恒擺手再次說道,“其他物品也算得上是好東西,只是我對字畫更為喜愛,就按我說的去做吧。”

????說到這里,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司光遠,手指敲擊著座椅,再次說道:“我聽說你們的老板岳生,在法租界里有不少房產,地段也很不錯?”

????司光遠一聽,頓時恍然,原來這位藤原會長是看上了法租界里的那些房產,那可真是太好了!

????岳生離開上海之前,就緊急處理了一批房產,用來和當時的上海站副站長寧志恒,換取了大量的物資和金錢,可是因為寧志恒認為其中一部分房產,太過于顯眼,所以就主要選擇了公共租界里,一些比較隱蔽的產業,放棄了法租界的那些大型房產。

????后來時局急速惡化,岳生緊急逃往香港,這批沒有處理的大型產業就交給了一些留守的弟子打理,可是隨著局勢越來越嚴峻,日本在軍事上越發的強勢,在上海的統治越來越穩固,甚至有消息稱,在近期內就會收回上海各大租界,這樣一來,岳生的這些產業已經很難保留了。

????畢竟岳生的立場,日本人是清楚的,最后這些產業會怎么處理,就看日本人的態度了,倒是有一點可以肯定,那就是只要日本人統治上海一天,岳生就不用想回來了。

????所以近期以來,萬木林多次趕回上海處理這些產業,現在已經出手了一部分,如今聽到藤原會長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七乐彩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