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雖不像苗毅一般非禮過人家,可這金縷長裙婦人把話一提,之前往棺材里尋摸過的人都得提心吊膽。

????氣氛有點緊張!

????到了這個地步了,苗毅琢磨著與其大家一起完蛋,不如有所保留。

????左右瞄了瞄,反正五個老家伙又沒看到自己干什么,遂突然出聲打破凝重氣氛,“我沒有搜過。”

????不但是嘴上說說,說罷還離群往邊上站了站。

????云傲天五人迅速回頭看向他,一個個牙癢癢,發現這家伙未免也太不講義氣了,竟然不和大家共進退。

????不過五人都不是一般人,關鍵時刻都是掂量輕重的人,都知道到了這個時候能保留一個算一個,一起犧牲掉不劃算,苗毅這樣做倒也沒錯,因此也沒說苗毅什么,畢竟也無法確認苗毅是不是搜過人家的身。

????金縷長裙婦人的目光立刻排除了一旁的苗毅,盯著五人問道:“是誰打開了棺材蓋搜我的身?”

????那粉衣少女亦清脆出聲道:“是誰打開了我躺的棺材?”

????二女此話一出,浮在空中的白衣儒雅男子,還有下方站在棺材里的另三位男人愕然,齊齊回頭看向二女,眼中透露著戲謔古怪之情。

????他們也是被不知道哪個家伙給搜了身的,估計同樣的事情免不了也發生在了兩個女人身上。幾個人男人被搜一搜倒也沒什么,女人被那啥過就可想而知了。

????云傲天五人相視一眼,有點明白了人家為啥會追究搜身的事,估計是有人行為不軌。

????五人心中罵開了,苗毅這王八蛋沒干好事,居然想蒙混栽贓到我們身上,差點上了這混蛋的當。

????所以,五人幾乎是同時退開幾步,離苗毅遠了點,而且都毫不客氣地揮手指了指苗毅。

????苗毅啞口無言在原地,沒想到報應來得如此之快。趕緊擺手道:“棺材蓋是我打開的,可我真的沒干什么。”

????“沒干什么?”金縷長裙婦人幾乎是瞬間站在了苗毅面前,緩緩踱步向前,目光森冷。逼得苗毅步步后退,道:“我又沒說你干過什么,你為什么非要強調沒干過什么,你心虛什么?”

????步步后退的苗毅心中暗暗叫苦,估摸著這六個棺中人一直有意識。否則不會如此篤定,估計是蒙騙不過去了。

????偏偏另一粉裙少女亦瞬間閃身到了苗毅面前,與金縷長裙婦人一起逼進,道:“你之前說你沒搜過?你的意思是說你開棺后沒搜過我們?”

????云傲天五人見此,心中暗暗嘆息,估計苗毅這廝這次完蛋了,奈何這里誰也救不了他。

????心弦緊繃的苗毅目光一掃另四位好整以暇看熱鬧的棺中人,各種應急念頭在腦海中快速閃過,后退的步伐一定,大聲道:“敢問六位可是六道將主。難道我們救錯了人?幾位可知此地已經被六道大軍包圍,諸位若敢輕舉妄動,休怪我六道大軍不客氣!”

????此話一出果然有了效果,空中的白衣男子閃身攔在了咄咄逼人的二女面前,轉身伸手阻攔,笑道:“金漫,綠歌,他們既然能進入這里,你們若是沒什么損失就算了,個人榮辱是小。六道弟兄的生死是大,不要辜負了圣主一番心血。”

????金縷長裙婦人和粉衣少女看向苗毅的眼神那叫一個牙癢癢。

????白衣男子轉身上下省視了苗毅一眼,微微一笑,突然揮臂擎天。一掌轟出。

????剎那間,澎湃而出的法力將苗毅五人蕩開。

????轟!山搖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七乐彩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