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呵呵,黑云只是開玩笑,老夫沒說有人偷東西!”南極老祖朝眾人拱手,可謂強顏歡笑。

????又沒有確定對象,他也不可能攔住所有來給自己賀壽的賓客一個個搜查,他也得罪不起,只能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吞,一句玩笑話輕松帶過。

????黑云撇了撇嘴,什么叫我開玩笑,我只不過是幫你把心里的話說出來而已,你不就是懷疑有人偷了你的冰焰么…

????有人偷了也好,沒人偷也好,總之大家給足面子呆了這么多天給他南極老祖慶祝已經是仁至義盡,既然最后壓軸戲已經結束,大家也沒了逗留的必要,遂陸續告辭。

????南極老祖則親自在冰堡門口謝客,只是笑容有些牽強。

????永夜的璀璨雪峰上,一道道流光劃過天際而去。

????老板娘與南極老祖拱手話別,轉身婀娜走到香妃榻前,苗毅挽起紗簾迎其鉆入。這一幕看得陪同師兄出來的月瑤暗暗咬牙,最后的期限內終究是沒有等到要聽的話。

????苗毅坐在了香妃榻尾,木匠和石匠肩扛起轎,在凜冽寒風中忽然飄向空中,一只金色大鵬虛影從香妃榻內鉆出,振翅疾馳而去。

????冰堡上方的天臺上,星宿海四方宿主在墻垛前站成一排,目送一個個離去的賓客,他們顯然并不急著離去,不知為何逗留……

????坐在榻尾仰望無限浩瀚星辰的苗毅一臉迷醉,心中可謂欣喜不已,這次可真是來對了,賺到的冰魄都是小事,每日煉化三十顆下品愿力珠的速度才是真正的大收獲。

????突然有人在他屁股上輕輕踢了腳,苗毅回頭看向紗帳內,只見側身而躺單臂支撐著腦袋體態撩人的老板娘笑吟吟道:“牛二,這次幸苦你了。”

????前后抬轎的木匠和石匠皆呵呵一笑。

????苗毅扭了扭身子,側身看著她。故意一臉震驚道:“老板娘,你終于良心發現一次了!”

????老板娘支撐著身子慵懶半坐了起來,隔著紗帳和苗小二面對面,明眸眨了眨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我以前沒良心咯。”

????湊這么近干嗎?聞著熟悉的體香,苗毅反而有所警惕,干笑兩聲,“我不是那意思。給你提了幾年的洗澡水,也沒見你說聲謝謝,今天還是第一次聽你說謝的話,我都有點不習慣了。”

????木匠哈哈笑道:“牛二,你這叫賤!”

????“賤不賤的另說!”苗毅擺了擺手,回頭對老板娘說道:“老板娘。口頭感謝多沒意思,我這次也算是給你立下了大功,有沒有什么獎勵?”

????“有啊!”老板娘點了點頭。

????苗毅眼睛一亮,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,老板娘半曲的一條腿已經飛速一踹。

????“你有病啊!”只聽苗毅怪叫一聲,已經從展翅高飛的金翅大鵬虛影中飛了出來,在空中手舞足蹈地飛快落下。

????“咯咯……”香妃榻內的老板娘笑得花枝亂顫。木匠和石匠亦哈哈大笑。

????從高空墜落的苗毅張臂施法。努力減緩下墜的速度,眼睜睜看著香妃榻消失在夜幕中。

????砰!海面水花四濺,落在冰冷海面的苗毅環顧四周,海面幽冷泛光,再看看老板娘等人消失的方向,一臉無語,“真的假的?不是吧!真的扔下我跑了!媽的,老子剛給你拼過命。你就這樣對老子,良心被狗吃了!”

????噗!不遠處突然噴出一道巨大的水柱,不知什么怪物露出了脊背。

????苗毅心弦一緊,趕緊施法踏浪飛奔遠離,正準備召出‘藍羽飛燕’飛離,前方的海面突然膨脹。嘩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七乐彩玩法